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

3_嚴司


欸、黎子泓,如果有一天我被綁架的話你會不會來救我啊?
你會很帥的闖進來然後說什麼「放開我的女孩」之類的蠢話嗎?

黎子泓。
救命。

*

空氣裡溢滿霉味和潮濕的那種味道,嚴司張開雙眼左看右看,沒辦法搞清楚自己到底被抓到什麼奇怪的地方。

他只知道今天真的很倒楣,不然自己肯定不會像現在這樣雙手被銬住,嘴巴上還貼了膠帶。今天出門的時候忘記拜拜了嗎……?

稍微掙扎一下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跑的掉,所以嚴司開始思考最近又惹上了誰,搞得自己居然被綁到這種鳥地方。想了半天他覺得還是放棄比較好,畢竟想綁架自己的人大概已經排到天邊那麼多了。他可是嚴司呢,哈哈!

一點也不好笑。



「唷,你醒啦?」人聲幽幽的從身後傳來,「手會痛嗎?」那人走到嚴司面前,輕輕的撕開貼在嚴司嘴巴上的膠布。「還記得我嗎?嚴大哥。」他道,然後雙手捧著嚴司的臉龐緩緩靠近耳際,「我很想你喔。」幾乎是用氣音在嚴司耳邊低喃,害的他一陣冷顫。

嚴司把頭撇開,「你綁我幹麼?蘇彰。」他惡狠狠的瞪了眼前的人,「想殺我的話就快點下手,不然會沒有機會喔,老大他們肯定不用多久就會發現我不見然後跑來抓人了。」嚴司笑語。

「我已經不想殺你了喔。」蘇彰瞇起雙眼,緊揪著嚴司的領口,「我也有把握不會被虞夏他們找到,至少這一個禮拜都不會。」話說完,他變朝著嚴司的唇狠狠的咬了一口。「我想讓黎子泓先生看看,嚴司在我身下呻吟、求我的樣子呢。」蘇彰把手探入嚴司體內,「你知道嗎?我在你家裝了監視器喔。」他不安份的在嚴司的腰間遊走,用冰涼的手點水般的滑上滑下。「下流。」嚴司面無表情的瞪著蘇彰,接著用力咬了後者的耳朵。

「不安份一點的話我就不會溫柔的對待你了喔。」蘇彰摀著正在流血的耳朵,肆虐的笑著。

*

嚴司根本沒有力氣跟精神去算今天是第幾天,他只知道全身上下所有會發痛的地方都好痛,每一條神經都不斷發酸,尤其是下身。

「嚴司,吃點東西吧?」蘇彰抓著礦泉水和超商販賣的飯糰,溫柔的假象讓嚴司直覺作嘔。

「拿掉……」嚴司的雙手依然被銬在背後,不同的是他身上多了大大小小的瘀傷跟吻痕,後穴還塞著不斷振動的跳蛋,雙乳也被夾上了會振動的乳夾。

「給、給我拿掉……嗚嗚!」蘇彰笑著調了手上的控制器,「快,吃點東西吧。」然後脫下褲子,把自己腫大的分身硬是塞入嚴司口中,「不可以用牙齒喔…」他抓著嚴司的頭前後晃動,然後自經呻吟著。

「嚴司,你真棒。」蘇彰笑著,然後全數射在嚴司口中和臉上。



第九罐礦泉水就放在地上,老實說除了第一罐有被開封,其他的根本就是擺著好看。蘇彰心血來潮時會把嚴司帶到浴室去洗一洗,順便讓他喝水跟排泄,喝過水之後的嚴司總是會恢復那種野生動物的眼神惡狠的瞪著蘇彰,這讓後者覺得非常有趣。

一般來說,蘇彰在家的時間並不長,除了前面四天發瘋似的侵犯嚴司以外,剩下的這幾天只是有一下沒一下得來看看嚴司是不是還活著,然後換上不一樣的跳蛋讓嚴司繼續痛苦不堪。

「想回去嗎?」蘇彰的手指在嚴司後穴尋找著上次那顆跳蛋,摸到後卻沒有馬上拉出來,而是把他擺到前列腺的部位並且把振動轉強。「嗚、」嚴司閉緊了雙眼,一語不發。「如果接下來一個禮拜你都乖乖的幫我,聽我的,我就考慮讓你回去吧。」手指探到嚴司深棕色的長髮中,「但如果不乖的話,我會找更多人來喔。」他略帶威脅的講。

「你、想幹麼…嗚嗯!」嚴司緊皺著眉頭,看著眼前這不懷好意的老狐狸。「你聽話的話我就讓你手腳自由,至少可以在這個房間裡面自由。」蘇彰笑著扯掉嚴司胸前的乳夾,「現在過來,自己做。」



「嗯、嗯啊、哼……」嚴司抓著蘇彰的肩膀,上下扭動著腰桿。其實大多還是蘇彰在動,只是他負責把嚴司往上拉,而後者就會被地心引力狠狠的往下拉,如此重複著。「很好、很棒。」蘇彰用長滿後繭的指頭按壓著嚴司的乳頭,「嚴司,你好棒……」然後他在嚴司身上留下了班班吻痕,。

「不、不要了、哼啊、要、啊啊!」嚴司的體液射在蘇彰略有鍛鍊的小腹上,前者整個人掛在後者身上不斷喘息著。

蘇彰笑著把嚴司抱起到牆邊,繼續著活賽運動。「嗯嗯、你、出去、哈啊啊!」蘇彰底頭啃咬嚴司的鎖骨,然後加快抽插的速度。「唔、走開走開走開……啊啊!」然後蘇彰射在嚴司體內,嚴司則是再次射在蘇彰身上。

「就這樣,七天。七天之後我就會給他們線索讓他們來找你的。」蘇彰笑著把嚴司抱進浴室,然後又做了一次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